前些時日,新聞媒體報導了臺灣輸往歐盟的魚肉中含有可能致癌的抗生素「氯黴素(chloramphenicol)」及「furazolidone」的消息。更早的時候,也有報導指出汽油中可能添加有機溶劑苯(benzene),會導致癌症的新聞。另外,部份中藥中含有的馬兜鈴酸(aristolochic acid)可能導致泌尿道癌症的消息,最近亦鬧得沸沸揚揚。而個人亦曾接到記者詢問有關網路上盛傳的洗髮精中所含的「陰離子界面活性劑sodium lauryl sulfate」,是否會致癌的問題。一時之間,似乎環境中皆充滿了致癌物。但環境中的致癌物真有如此之多嗎?又環境中那些物質是已確定的致癌物呢?相信一般大眾對此並不十分瞭解,多半僅能憑藉報章雜誌零散、且多半不完整的報導,作出結論,並進而採取各種或許恰當,但經常過當的「預防」措施。為使大眾對於環境中的致癌物能有較多的認識,因此個人嘗試以本文簡單介紹環境中較常見或較重要的致癌物。
在討論環境中的致癌物之前,必須先討論其分類標準。對於致癌物的分類依據,雖然各國之間或有些差異,但聯合國轄下的國際癌症研究所(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http://www.iarc.fr)的分類表,係目前國際上最重要、也最常被引用的一項分類標準。根據IARC的分類,致癌物共可分為4級:
(一)、第一級(Group 1)致癌物:現有88類物質(如前述的馬兜鈴酸、苯、黃麴毒素、放射性物質、石綿、戴奧辛等),對人類為確定之致癌物。
(二)、第二級A類(Group 2A)致癌物:現有64類物質(如前述的氯黴素、甲醛、多氯聯苯、丁二烯、硫酸二甲酯、環氧氯丙烷、苯乙烯、三氯乙烯、四氯乙烯、柴油引擎廢氣等),對人類為很可能致癌物,對動物則為確定之致癌物。
(三)、第二級B類(Group 2B)致癌物:現有236類物質(如黃樟素、四氯化碳、電磁波、抗甲狀腺藥物propylthiouracil、二異氰酸甲苯、抗愛滋病藥物zidovudine、汽油引擎廢氣、乾洗業等),對人類為有可能致癌物,對動物為很可能也是致癌物。
(四)、第三級(Group 3)致癌物:現有496類物質(如前述的furazolidone、咖啡因、食用色素等),目前尚無足夠的動物或人體的資料,以供分類該物質是否為人類致癌物。
(五)、第四級(Group 4)致癌物:現有1類物質(caprolactam,為一種化學原料),根據已有的資料,足以認為該物質並非致癌物。
在IARC的88項第一級致癌物中,包括了藥物、化學物、病毒感染、放射性物質、及特定工作環境等,並非全部與環境相關。由於本文主要為介紹環境中的致癌物,因此僅就表一中所列致癌物質,擇取部份加以討論。

一、黃麴毒素(Aflatoxins):黃麴毒素並非單一毒素,而係包括了至少5種毒素(主要是黃麴毒素B1)。其來源係在濕熱的環境中,黴菌大量繁殖,製造黃麴毒素。人之所以會曝露於黃麴毒素、主要肇因於食入保存或製造不當,因而含有毒素的食物,如花生醬及玉米等。黃麴毒素在人體,已被確認會導致肝癌。

二、砷(Arsenic)及砷化合物:砷為土壤中第20常見的元素,也因此砷及相關的化合物,普遍存在於環境中,包括部份農藥(殺菌劑)、礦物性中草藥(如砒霜、雄黃)、水中生物、地下水或井水及木材防腐劑中皆可見其存在。其中木材防腐劑及農藥,雖然係主要為砷化合物,但因砷曝露導致的健康危害,卻以地下水的曝露最常見。包括臺灣、智利、墨西哥、阿根廷、泰國、及印度等地,皆發生過因飲水導致的砷危害事件;以臺灣為例,臺南地區的烏腳病及皮膚癌,即被認為與砷曝露有關。
除了砷(無機砷)與皮膚癌的關聯性外,也有研究指出,製造含砷的農藥,或在鍊銅廠工作導致砷曝露,可能會增加罹患呼吸道癌症(主要是肺癌)之機率。至於砷曝露與其他癌症(如肝惡性血管瘤、淋巴瘤等)的關聯性,雖然偶有其他的報告,但目前尚無足夠的證據,可以判斷其間的因果關係。

三、石綿(Asbestos):石綿包括6種天然的矽酸鹽(如鐵、鎂、鋁、鈣等矽酸鹽)纖維狀礦物,具有極佳的防火、隔熱、隔音效果,且不易磨損,因此以往經常被使用於各種工業及民生用途。在使用最高峰時,市面上約有3,000類產品與石綿有關。
因職業 (不當的防護),如採礦工、造船工業、石綿瓦片製造、剎車來令片、熱水管外覆物、隔熱板、化學物過濾器、防火器材及衣物等較易曝露於石綿中。至於一般民眾曝露石綿之機會雖然不多,但仍有可能因接觸空氣中(如拆除石綿瓦或牆壁時產生的粉塵)、或其他來源之石綿,而危害健康。由於石綿之危害甚大,可導致肺癌及肺肋膜之間皮細胞癌,且並無所謂的最低安全曝露量;因此近年來其使用量已大減。以美國為例,在1980年代,全年石綿之產量為7億9,000萬磅;但至1998及1999年時,年產量已降至約3,500萬磅,其中61%做為隔熱天花板、19%用於活塞上之填充物、13%用於汽車零件(如剎車、排檔桿等)。雖然石綿之用量已急遽減少,甚至已逐漸被禁止使用,但舊有的石綿建材,仍是一潛在的環境問題。

四、苯(Benzene):苯是一種溶劑、化學合成(如石油相關產品、清潔劑、農藥、藥物、染料、樹脂、天然橡膠、及塑膠等)的添加物,另外苯也被添加於無鉛汽油中,用於強化辛烷(octane)功能,減低汽車引擎的金屬碰撞聲。在二次大戰前,苯曾廣泛被使用於製鞋及輪胎等工業,但自從苯被發現會導致血球減少、造血功能異常、及白血病後,苯之使用量已減少許多,而相關作業的曝露標準,也已明顯改善。但是,因為苯仍是一種工業上相當常用的溶劑,且其價格較便宜;因此偶而仍有使用不當或誤用,而導致急性中毒,產生中樞神經抑制呈現昏迷,或引起其他危害健康之狀況。當然也可能因長期曝露於苯中而導致血液疾病。
一般的駕駛人偶而曝露汽油中添加的苯,應不致於對健康造成危害。至於加油站員工,於加油時如未使用或未正確使用汽油氣回收裝置(譬如油槍已自動跳起,但仍繼續加油至油箱),則有可能導致長期的苯曝露,或許可能因而危害健康。譬如前些時候,曾有加拿大安大略省上訴法庭判決一名在殼牌石油公司的加油站,由於長期工作而罹患血癌的當地居民,獲得賠償的新聞報導。但有關汽油中添加的苯與白血病間相關性的科學研究仍極為有限,且目前尚無兩者直接相關的報告。因此類似的曝露,究竟須多長時間、或多少曝露量,才會導致健康的不良影響,仍有待後續的研究。

五、鎘(Cadmium)及鎘化合物:鎘曝露來源,主要肇因於職業曝露(如製造鎳鎘電池、金屬熔鑄棒、色素、合金、半導體、太陽能電池、汽車用噴漆、及電鍍);另外食用遭污染的食物(如曾發生於桃園暨彰化地區的「鎘米」事件),亦是一可能的來源。部份海產(如蚌殼)中,也可能含有較高量的鎘;而吸煙也會增加鎘的曝露。鎘大量或長期曝露導致的問題,在骨頭部份會導致鈣質流失,產生骨頭鬆脆或骨折的疾病(又稱痛痛病;Itai-Itai syndrome)。至於慢性的職業鎘曝露,目前已被認為有足夠證據,顯示該種曝露與勞工罹患肺癌機率增加有關。

六、鉻(Chromium)化合物:鉻化合物包括了元素態、2價、3價、4價、及6價鉻等型態,其中以3價及6價鉻是人們最有機會接觸的鉻化合物;而其中又以6價鉻,與急性毒性或慢性健康危害最有相關。6價鉻在工業上有不少用途,包括皮格鞣皮、化學合成之催化劑、農藥之殺菌劑、木材防腐、紡織及染整(鉻可作為黃色染料,如鉻黃)工業等,由於其用途頗廣,因此職業曝露可能並不少見。另外焚化爐、水泥廠、鍊鋼廠及污水中,也可能釋放出6價鉻。不過此種非職業性的鉻曝露來源,一般應不至於產生嚴重的健康危害。
急性曝露鉻,可能導致腸胃道症狀及腎臟病變等表徵;另外也可能會導致鼻中隔穿孔(吸入)。至於職業相關的慢性鉻(6價鉻)曝露,在不少的研究中,都被發現可能與罹患肺癌有關。另外在其他研究中,6價鉻曝露也被認為與鼻竇癌之發生有相當之關聯;至於3價鉻或其他價鉻,則尚無足夠證據,顯示他們與致癌有關。

七、鎳(Nickel)化合物:鎳及其化合物,經常被使用的一種金屬合金(如鎳幣)。至於曝露的來源,主要於金屬冶煉、電鍍、或切割(如不銹鋼)有關。其他可能曝露來源,如製造火星塞、陶磁、珠寶、蓄電池、汽車或飛機零件、手機、樂器(如小喇叭)、眼鏡的鏡框、及醫療器材等。至於非職業性的大量曝露,一般並不常見。
鎳的職業曝露,在急性期可能會導致肺部的傷害,及其他器官的傷害。皮膚或眼睛接觸鎳及其化合物,也可能產生皮膚炎。至於慢性鎳曝露(包括硫酸鎳、鎳精鍊廠中曝露硫化鎳及氧化鎳之混合物),則在多項研究中,被發現與肺癌及鼻癌之發生有關。相較於上述的鎳化合物,鎳金屬及鎳的合金,目前尚未被發現與各種癌症間有足夠的相關性。

八、氡(Radon)及其產物:氡氣是一種天然的放射性氣體,主要為鈾系元素衰變過程中的產物,由於土壤、岩石、及水中都含有少量的鈾,因此我們居住環境的週圍(包括室內空氣及飲用水),亦不免有氡氣的存在。氡氣是天然輻射的最大來源,在美國很多地方(如五大湖區及中西部),乃是一個較重要的環境致癌物。至於台灣因地處亞熱帶,住宅、辦公室通風良好,且無重要鈾礦床,故不易發生高濃度氡氣聚積之情況。
根據現有的多項研究,採礦工人曝露於高濃度的氡氣後,罹患肺癌的機率明顯偏高。另外針對居住在高氡氣曝露地區居民的研究,也顯示氡氣曝露量高低,與罹患肺癌確有關聯。氡氣在美國被認為是僅次於吸煙,導致肺癌的重要原因。

九、矽(Silica)結晶體:矽的化合物,包括矽結晶體,如石英(二氧化矽)及石英的複合物cristobalite;及非結晶矽(amphorous silica),如矽膠(silica gel)。石英(二氧化矽)在天然界中普遍存在,如花崗岩、砂岩、石英岩、及泥土中皆含有大量石英;至於cristobalite則主要存於火山岩。石英在工業上有相當多的用途,譬如眼鏡的鏡片、電子零件、光學鏡片、寶石、飾品石、陶瓷用品、建材(如大理石建材、耐火磚)等。由於石英使用普遍,因此職業上曝露的機會相當高。特別是岩石的採集及切割(如切割大理石)者,經常會曝露於高量的石英粉塵中。至於非結晶矽,主要含矽,並非二氧化矽。矽藻土(diatomaceous earth)為非結晶矽中主要的物質,其形成為前古海洋小型植物矽藻(diatom)沉積而成的化石。非結晶矽因硬度低、添加容易、不易磨損,因此常用被於製造食物包裝、傢俱包覆物、裝飾用漆、過濾物、硬化樹脂、部份藥物、農藥推進劑、油漆及紙張填充物、隆乳填充物、牙膏、自油流體添加物(如潤髮用品)等;其製程,可分為乾式及濕式兩種。
有關矽化合物與癌症的關係,目前的研究證據,顯示職業曝露(吸入)矽結晶體,除會導致急性矽肺症,在肺部X光呈現多發性結節及產生氣促、倦怠、反胃等表徵外,也確實會增加罹患肺癌的機率。在所有職業曝露中,特別是大理石礦工及在陶瓷廠工作的工人,更是主要受影響的對象。至於鑄造工人,雖然也有部份研究指出他們可能有較高的罹肺癌機率,但相關的研究結果尚不一致。相較於矽結晶體的致癌性,非結晶矽(包括矽膠隆乳)目前尚無足夠的資料,顯示此類物質是否具有致癌性。

十、戴奧辛(Dioxin):戴奧辛為大家熟知的環境污染物,可能來源為產製含氯的木材防腐劑五氯酚及氯酚類除草劑、金屬冶煉、以廢棄物為燃料之水泥窯、紙漿加氯漂白、燃煤或燃油火力發電、廢棄物焚化、燃燒含氯的有機物(如廢電纜、廢五金等)、及汽機車廢氣等。戴奧辛事實上並非單一化學物,而係包括了約210種不同的化合物(約75種多氯二聯苯戴奧辛PCDD,及135種多氯二聯苯夫喃PCDF),其中2,3,7,8-四氯聯苯戴奧辛(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為戴奧辛的代表型。人體曝露戴奧辛的機會,可來自一般環境、意外曝露、及特定工業上的曝露。環境部份,超過90%係來自於食物攝取(污染的食物)。另外吸入空氣中之戴奧辛,亦是主要的曝露途徑之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每人每日的戴奧辛攝取量應小於240微微克(pg;10-12公克)。
戴奧辛對於人體的危害,除可能產生氯痤瘡、損害肝臟與免疫系統、肌肉及關節疼痛、色素沉著、流產與畸胎外,也可能導致癌症。根據IARC的分類,就現有的研究資料分析,2,3,7,8-四氯聯苯戴奧辛被認為與多項癌症,譬如肺癌、淋巴癌、結締組織(如肌肉或骨骼)癌症有關。雖然戴奧辛在人體致癌的相關證據其實還並不是十分充份,且戴奧辛的致癌似乎並無特定的數器官;但因(1)戴奧辛在動物實驗已有明確的致癌證據及機轉,(2)戴奧辛在人體與動物之作用機轉相同,(3)可能係戴奧辛致癌的病患組織中的戴奧辛濃度,與接受致癌劑量戴奧辛動物體內之濃度類似,因此2,3,7,8-四氯聯苯戴奧辛仍被歸類為確定致癌物。至於其他的戴奧辛化合物,目前則仍無足夠資料以供分類其致癌性。

十一、氯乙烯(Vinyl chloride):氯乙烯在工業上有相當多的用途,特別是用於合成PVC樹脂(98%)、塑膠製造、及合成氯乙烯氯乙醛之複合體。由於PVC(即氯乙烯複合體;polyvinyl chloride)具有極佳的工業特性,因此廣泛被用於如汽車零件、容器、傢俱、皮箱、水管、壁紙、電線包覆、及防護衣物等產品之製造。此外,氯乙烯也被用於黏著劑之中。由於PVC之使用相當普遍,因此職業及非職業性的曝露皆相當常見;不過氯乙烯單體的曝露,主要仍僅限於職業性的曝露。
氯乙烯的曝露,在多項研究中,被發現與肝臟惡性血管瘤、腦癌、肺癌、及血液淋巴癌症可能有相關。其中有關曝露氯乙烯單體與肝臟惡性血管瘤間之關聯,是氯乙烯最早被發現的危害,且已有相當明確的研究證據。除了惡性血管瘤外,後續的研究也發現,氯乙烯單體曝露很可能與肝癌、腦癌、肺癌、及血液淋巴癌有關,並且可能與流產有關。至於其他癌症,如乳癌、腸胃道癌症、或皮膚黑色素癌,雖然在少數研究中也曾被發現與曝露氯乙烯單體有關,但相關證據仍不充足。相較於氯乙烯單體的高致癌性。氯乙烯複合體的曝露,可能與一般大眾較息息相關。雖然曾有一研究發現,曝露氯乙烯複合體的粉塵可能與罹患肺癌有關聯,但該研究的作者在結論中認為,應係氯乙烯複合體中攙雜有氯乙烯單體,才會導致癌症。而其他有關氯乙烯的研究中,也從無因單純曝露於氯乙烯複合體而導致癌症的報告。所以正常的使用及曝露PVC,應不致於產生健康上的危害。

雖然經過本文的介紹,環境中之致癌物似乎不少,但其中多半與職業、高劑量或長時間的曝露較有密切關係(如石綿、矽結晶體、鎳、鉻、苯等)。至於一般的環境微量曝露,雖然確有可能會吸收少量致癌物,但人體有正常的防衛解毒機轉,因此並非曾接觸致癌物,就必然會導致癌症(這就像藥物可能有很多毒性,但並不表示曾吃過該種藥物便會中毒)。因此要防範環境污染物導致癌症最重要的一件事,乃是要先瞭解各種致癌物的主要可能曝露來源及劑量反應關係(dose-response relationship;亦即需多少化學物劑量曝露,才會導致癌症);其次應瞭解致癌物導致癌症的機率究竟有多高(譬如100萬分之一的致癌風險,與萬分之一的致癌風險便大不相同,兩者雖然都會導致癌症,但其間卻差了100倍);並評估減少曝露來源可能產生的害處(如不使用PVC產品、或減少攝取肉食品以降低戴奧辛的可能曝露),再採取必要的措施。千萬不要一聽到「某某物質會致癌」的消息,便盲目恐慌、因噎廢食(如魚或肉中含有微量有毒藥物,便不吃魚肉;或有鎘米消息,便不使用米食)。當然政府及業界相關單位,及一般社會大眾,如能共同戮力於環境污染的改善工作(如減少戴奧辛產生、減少使用易導致環境污染的產品),自然對於減少環境癌症或其他環境污染相關的健康危害,會更有助益。

 

轉貼自

http://www.tccf.org.tw/old/magazine/maz27/m2.htm

 

創作者介紹

綠色祈禱 - 健康計畫

GreenWis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請大家告訴大家
  • 轉貼:不願意面對的真相之美國牛內臟絞肉

    (一)揭發真相,認清事實

    吃美國牛內臟的得病機率只有"百億分之幾"嗎?衛生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算出吃美國牛內臟得到新庫賈氏症的機率為百億分之1.5。然而,其計算機率所根據的統計數據---美國只有三頭病牛---卻是錯的,因為美國農業部使用的統計方法根本違反了基本統計學原理。

    以日本為例,從他們發現狂牛症病牛後就對境內牛隻進行全面普查。然而,事實上,美國農業部從未對美國牛進行全面普查,連隨機抽樣調查都沒有,而是只檢查由業者自行認定與採樣的疑似有問題牛隻。其假設是,假如他們在這些牛隻身上找不到狂牛症,那就更不可能在其它牛隻身上找到狂牛症。(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狂牛症諮詢委員會會議紀錄,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ac/06/transcripts/1006-4240t1.htm

    但這樣的假設極不恰當。例如,假設疑似問題牛隻共有八十萬頭,其罹病機率是百萬分之一,而看似健康牛隻共有二千萬頭,其罹病機率是二百萬分之一,則疑似問題牛隻罹病的期望值是0.8頭,而看似健康牛隻的罹病期望值卻是10頭。換句話說,如此一來,即使對全體疑似問題牛隻進行普查,也不見得能找到病牛,但在此同時卻極可能還有10頭病牛沒有被發現。至於,疑似問題牛隻數量與看似健康牛隻數量相比,真有那麼懸殊嗎?的確很懸殊,因為大部分牛隻在健康開始出問題前就被宰殺吃掉了。感染狂牛症的病牛必須等到兩三歲大時,才可能會開始出現症狀,然而牛隻們卻沒什麼機會長到那麼大。「比較年輕的牛隻是會被傳染而且具有傳染力的,然而牠們在開始出現症狀前就會被宰殺供人類食用了。...換句話說,美國沒有發現其它狂牛病牛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美國人已經吃掉所有的證據了。」(Greger, 2003, http://www.organicconsumers.org/madcow/greger123103a.cfm)

    事實上,美國發現的第一頭狂牛症病牛,就是一隻看似健康的牛。根據美國的新聞報導,牧場工作人員David Louthan表示,那是頭"perfectly good walking cow",之所以會被送去檢測,「完全是巧合」(just a fluke):當他發現那頭牛被誤送到拖車上時,因為趕著下班,懶得再把牠帶出來,就直接用槍把牠殺了,所以這頭牛才會陰錯陽差地被送去檢測。後來這位員工由於害怕自己染上狂牛症,因此到處寫信告知此件事情的真相,結果沒多久就被牧場解雇了,USDA(美國農業部)人員還到他家門口守候,甚至有配槍的USDA人員把他帶到車上質問「你到底想怎樣?」(What do you want?)(2004年2月6日,http://www.msnbc.msn.com/id/4198248)

    另有一種說法認為「至今沒有任何人或任何案例,因為食用美國牛肉而得狂牛症」。(http://www.udn.com/2009/10/28/NEWS/NATIONAL/NATS6/5218491.shtml)然而,這是事實嗎?

    請參閱"First North American death of Mad Cow disease reported"(http://www.mapcruzin.com/news/rtk080802c.htm)一文。該文作者是加拿大人,講的是剛好發生在他家附近的北美洲第一位被提報的狂牛症致死病例(人)的故事。這個病例在過世好幾個月後相關的新聞才爆發開來。由於這個病例是在過世之後才被檢驗出死於vCJD(新庫賈氏症或人類海綿狀腦症),但是當初用來醫治此病例的內試鏡後來也被用在其他七十幾位病患身上。由於vCJD會經由輸血傳染,醫院害怕將來被這些無辜的病患控告醫療疏失,因此主動通知這些病患相關的風險,整件事情才爆發開來。

    或許您會說這是發生在加拿大的故事,與美國有什麼關係嗎?有的,因為美國也是一樣,並沒有強制規定醫師與醫院一定要提報疑似的病例。「美國疾病管制局並沒有實施全國性的規範來要求醫師與醫院提報此病的病例。」(Steve Mitchell, 2003, http://www.rense.com/general47/spor.htm)

    另外,請看看美國第一位因狂牛症致死的病患的相關新聞報導,如下列網址:http://edition.cnn.com/2004/HEALTH/06/21/madcow.patient/

    這位小姐於2004年過世時,正值25歲的花樣年華。她於1979年出生於英國,於1992年移居到美國,於2002年四月被診斷出疑似罹患vCJD。在那之前,她已吃了大約10年的美國牛肉了。

    當然您也可以說她不是因為吃美國牛致死的,而是因為吃英國牛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因果關係要如何推論,那是您個人的自由。但我只相信客觀的事實:她死於vCJD,而她吃了大約十年的美國牛肉。

    附註:vCJD潛伏期為7年以上,可參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網頁,網址為http://www.tlri.gov.tw/Info/News_Detail.asp?RID=12449

    (二)破除迷思,拒絕美牛

    對於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來說,制定各項法規的基本精神必須以保障個人人身自由為原則,然而,若個人自由會影響到他人的自由,就必須予以限制。簡單地說,亦即,個人自由必須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前提。

    日常生活中有太多不好的東西會對人產生負面影響,公權力不可能全面介入干涉個人的私生活,除非此個人行為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權益。例如,喜歡熬夜作息不正常或不喜歡吃蔬菜等等生活習慣也會致癌,但民主政府不會立法禁止熬夜,也不會規定每人每日一定要吃五蔬果否則要罰款等等,因為這些行為不會影響到其他人,除非熬夜不睡時製造噪音影響到別人安寧。

    在此共識之下,我們便可就下列事物逐一探討:
    1. 檳榔:個人嗜吃檳榔會導致口腔癌,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介入。
    2. 酒:個人酗酒除了傷身外,酒後開車會造成公共危險,因此明令禁止並取締,有些國家甚至禁止在室外公共場合喝酒,例如澳洲。
    3. 香菸:個人抽煙除了傷身外,二手煙對旁人的毒害更嚴重,因此我國已明令禁止在公共場合抽煙。
    4. 牛肉:個人嗜吃牛肉(紅肉)可能會增加罹癌的風險,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應介入也沒有介入。
    5. 美國牛絞肉:個人嗜吃美國牛絞肉具有罹患狂牛症的風險,然而狂牛症變性蛋白已被證實會經由輸血傳染,而且美國牛肉與其他牛肉無法輕易分辨,牛絞肉更可能混入其他食品加工品(例如火腿、貢丸、素料等),使所有國人皆暴露在狂牛症的風險之中,那麼,公權力應不應該介入呢?

    美國牛的情況,若真要以菸酒來作比喻的話,那就好比是某一特定品牌所出產的酒,有一定的比率有問題,喝了可能會死人(例如在某種機率下會混到工業酒精),而且也確實有人因此喪命。那麼,在該品牌無法保證也無法做到百分百安全的情況下,我們會允許其在市面上販售嗎?當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到絕對百分之百安全。但是,一個有理智的人會想辦法提高自己吃的東西的安全機率。如果我們已知紐、澳等國的牛肉甚至台灣牛的牛肉的安全機率比較高時,何以要讓自己屈就於比較不安心的食物?

    即使台灣人吃美國牛得此病的機率低到微乎其微,那麼台灣牛得此病的機率呢?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畜牧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餵食牛隻?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飼料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混入飼料之中?吃了之後,反正潛伏期很久,又不像急性腸胃炎可以馬上被人發現?因此有太多的環節可能出問題。台灣的執法效率、敬業精神、職業道德、飲食文化、甚至人種基因,都與歐美不同。等台灣牛也淪陷了之後,我們就不用為了美國牛在這邊爭辯了。

    至於台美利益交換的問題,如果我們現在對美貿易的順差就已經很多,那麼有必要退讓以獲得什麼更進一步的利益呢?就貿易上的利益來說,頂多是某些對美出口商藉此可減少關稅等相關出口成本,那麼,除了這些出口商,以及有買相關公司股票的人以外,其他人能得到什麼利益?即使相關公司的員工,也不見會因為大老闆賺更多錢而跟著加薪,其他普羅大眾就更不用說了。另外,若將此歸因於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範,那就更說不通了。中國、紐西蘭、澳洲等其他國家也有加入WTO,但卻可以堅守自己的主權,拒絕開放美國牛絞肉進口。

    話再說回來,除了全面的食品安全疑慮(除非有人此後絕不再吃任何"加工食品")與輸血安全疑慮(除非有人一輩子都不會用到別人輸的血)之外,我們為了讓這些大老闆們賺更多錢,還要付出什麼代價?麥當勞等大型連鎖速食店的酸油事件,造成了多少清白的小店家(例如炸雞排、鹽酥雞、臭豆腐等)生意跟著一落千丈?更前一陣子的中國毒奶事件,造成多少清白的麵包店跟著倒閉關門?這就是為什麼這次國內有那麼多牛肉相關商家或產業公會急著建立自己的認證方式以撇清關係,但開放有疑慮的美國牛絞肉與內臟進口後,這些商家生意難保不會受到波及。

    政府本就不該為了發展經濟而犧牲民眾安全,更何況如果並不見得有利於全民的經濟發展呢?

    (本文作者放棄一切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歡迎任意使用或轉錄,不用註明出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